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竟彩足球 >> 轻舞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轻舞】乡村电影(散文)

编辑推荐 【轻舞】乡村电影(散文)


作者:林语之春 秀才,1057.6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79发表时间:2019-06-29 10:33:34
摘要:这时,有大人找不到伢们的位置,喊着:“妮伢——在哪儿?”“虎伢——虎伢——”

“哞——哞——”
   太阳落土时,刘伯赶着一头老牯牛,拉着板车装的电影机,“咯吱——咯吱——”响,慢吞吞地走着,正好路过王家潭。我们一群野孩子在水里嬉戏,赶紧爬了上来,围住了刘伯,齐声喊道:“刘伯,今晚放什么电影?”
   “伢们,伢们啦!我哪知道,我只管赶老牯牛拉车。等会,你们去学校操场问那放映员。”
   伢们像广播似的,村里放电影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全村,连十里八村的人也知道了。
   一说到有电影看,我都高兴得像野人似的,跟妈妈说:“妈,您早点烧火(做饭),帮我带饭去,我搬凳子去占个好地方。要是晚了,恐怕连差的地方都没了。”
   一路上,看到四面八方的伢们,扛着凳子超小路赶捷径,像似如一场战斗发起了冲锋。
   虽然立秋了,但秋老虎肆虐,天气依然地热。我搬着凳子,一路走得有点急,左肩换右肩,右肩换左肩,累得气喘吁吁。汗,湿透了衣裳。
   我比那些伢们早到几步,学校的操场上,栽的杉木柱子,已拉好了银幕。我把凳子放到离银幕的最佳位置,再跑去拣几块半头砖,摆在地下划了线,表示是自己的地盘了。之后,低头抿着嘴,偷偷地笑了。
   各家各户的伢们,风一般地拥进了学校操场,搬着长凳,扛着竹椅,挤的挤,占的占。凳子、椅子,一时间碰得“啪啪啪”响,像炸了锅。之后,有的划上线,压上草帽,还放上一截小竹杆……都按照家里的人数,各自占好了位置。有些怕别人调换,在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姊妹多的就轮流照看,说着:“妮伢,看好,我回家吃饭,叫羊伢来换你啊!”“二狗,坐在凳子上,莫打野,守住,我给你带饭来。”
   夜幕降临,大人们忙完了家里活儿,带上扇子,陆陆续续地赶来了。瞬间,操场上的人渐渐多了,也热闹了起来。有的见了熟人,递上一支烟,寒暄一阵;有的婆婆见了姨娘,拉着衣角,有说不断的话;有的年轻媳妇们,三人一群、五人一堆,瞎扯着闲话,脸上笑得似挂了个红桃儿……
   这时,有大人找不到伢们的位置,喊着:“妮伢——在哪儿?”“虎伢,虎伢——”
   伢们听到大人的喊声,站在凳子上,挥着手:“爷爷,过来!”“姆妈,这儿嘞!”一时间,喊声此起彼伏,显得非常热闹!
   放映开始了。顿时,场上鸦雀无声。邻村的伢们,来晚了的,站在后面看不到,站在前面又怕挡住了人家的视线。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就像是只小蜜蜂,在人群中穿来蹿去,找得心急火燎。这时,胆大的就爬上了树桠,还有的骑上了围墙;胆小的,跑去到了银幕的反面,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就塌在了地上,时而盘腿,时而伸脚,或两手撑着地。尽管字体是反的,摸糊;人影没有那么清晰、逼真。但他们还是全神贯注,看得津津乐道。
   放映途中,当镜头出现了头发分叉两边搭,穿一身黑衣裳,里面套上大白掛,配上黑布鞋,还戴一墨镜,腰里挎把驳壳枪,说话点头弯腰,贼眉贼眼的,走起路来慌慌张张……这时,坐在我不远处的许爷爷,好似融入到了电影里,竟然站起来了,抬起手指着,说道:“哎,这家伙,汉奸,害人虫,卖国贼,一脚踢死他!”
   周围的人,一下子将目光转移到了许爷爷的身上,有的还搭上几句,“对,许爷爷,那是汉奸,害人虫啊,卖国贼,一脚踢死他!”然后,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紧接着,镜头上现出了特工队,杀了鬼子,化妆成了日本军,混进了敌人军火库,点燃了导火线。瞬间,轰隆隆,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炸得鬼子尸体满天飞……突然,不知谁家的伢宝宝,骇得一头钻进了妈妈的怀里,“哇哇”地哭了起来,声音尖而宏亮。妈妈拍着伢宝宝,哄道:“哦哦哦!铁伢,铁伢啊,莫怕莫怕,这是演电影,杀日本鬼子呢!妈妈抱着你,啊——你还是个男子汉嘞!”我旁边有个叫不上名的伢,蹦了起来,拍着手:“炸得好!炸得好啊!我们八路军又赢了哦!”
   那时候农村放映的电影,都是战争片:其中《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鸡毛信》、《闪闪红星》、《铁道游击队》、《渡江侦察记》,这些都是我们儿时最爱看的片子,也久看不厌,这些英雄形象深深地烙在我们的记忆里。
   曾记得,我奶奶是个裹脚,清代末出身的人,是位革命烈士遗孀,她最关心的是革命,时常提起我爷爷在游击队打仗的事。后来,她年纪大了,出行很不方便,也从来没看过电影。电影是啥样?她也只是听人说过。我每次看电影回来,她都要过问,一说是打仗的电影,就叫我赶紧讲给她听。
   有一次,我看了《小兵张嘎》电影,就有板有眼地讲了起来:“奶奶,这是一部抗日电影,写的一个小英雄——张嘎子。
   嘎子的奶奶,救了一名八路军在家养伤。后来,被日军发现了,她死活不承认,敌人的一颗子弹穿过她的胸膛……嘎子失去了奶奶,一时悲痛欲绝!他发誓要为奶奶报仇,在罗排长的介绍下,参加了八路军。人们常叫他‘小八路’。
   有一次,嘎子配合罗排长搜集情报,在路边摆了个卖西瓜摊。
   西瓜,西瓜,好甜的西瓜!嘎子吆喝着。哎,一个汉奸走来了,这家伙真胖,腆着个大肚子,走路呼哧呼哧的。他啊,就像头老母猪,一来就蹲着摊子边,拿着西瓜就啃。
   罗排长说:吃西瓜,你也不问个价?
   这家伙啊,抬起头,眼睛一瞪,说:‘吃你个烂西瓜算什么?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问价,也不掏钱。’
   你也要看看是什么人?什么地方?
   ‘你……你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是八路?’
   你看呢?
   说着说着他掏枪,还没等他掏出来,罗排长给嘎子递了个眼色,嘎子就将手里的半边西瓜,‘啪’的一声,扣在了那汉奸的脸上。说时迟那时快,嘎子掏出他的那假玩意儿,捅住他的腰眼,命令道:狗汉奸,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家伙啊,就乖乖地举起双手,投了降。”
   “嘎子,嘎子,这伢儿真厉害!”奶奶不停地点着头。
   “嘎子拿着缴获的手枪,炫耀着说:我得了个真家伙!哎,哎,这真家伙,真棒!怪不得八路军叫它歪八字。”
   “这狗汉奸,卖国贼,要把他千刀万剐!”
   “是啊!奶奶,要把他千刀万剐!”
   “那……那嘎伢,后来呢?”
   “后来?嘎伢在一场战中,英勇机智。他跳进水里,追着敌军一个大官,那大官儿哪有嘎伢跑得快,嘎伢一手就拽住了他,在水中就撕打了起来。那大官儿个大,嘎伢机灵,一拳头猛地操了他的胯下,那大官儿‘哎哟’一声,嘎伢用枪抵住了他的胸膛,吼着:‘狗官,不许动,举起手来!’大官儿乖乖地投降了。嘎伢啊,又缴获了一支手枪,上级领导表扬了他。”
   “哦——嘎伢立大功了!”
   “是啊,他很了不起!”
   “再……再后来呢?嘎伢儿怎么样?”奶奶既惊讶!又好奇!
   “再后来?嘎子侦察敌情不小心,被鬼子抓了关进了炮楼。”
   “啊——这就拐了(坏事的意思),那怎么办?”奶奶焦急万分。
   “奶奶,您别急!八路军部队去营救他,组织火力猛攻。嘎子听到外面有不停的枪声、炮声。这时,他拼命地挣脱了绳索,机灵地拣起一砖头,砸死了个鬼子,从鬼子身上摸出了火柴,脱下自己的衣裳,再拨下鬼子的衣服,点火烧了鬼子的炮楼。那火啊,烧得噼里啪啦地响,鬼子们骇得‘哇哇’地叫,魂飞魄散……
   这时,八路军冲了进去,将嘎子救出来时,他已被烟熏晕倒了。”
   “那……那嘎伢儿,有没有生命危险?”奶奶身上直冒冷汗,一副担心样子。
   “奶奶,嘎伢,他……他没事啊!一会儿就清醒过来了。队长扶着他,嘎伢说道:报告队长,我把炮楼点着了。
   队长热泪盈眶,一把抱住嘎伢:嘎子,你是我们八路军的好嘎小子啊!”
   奶奶激动地流下了眼泪,撩起衣角一边擦,一边嘴里不停地喃喃道:“嘎伢儿,英雄!嘎伢儿,英雄!给奶奶报仇了!”
   那时候,我们看电影,像小英雄张嘎子、潘冬子、赵海娃……就是我们心中的偶像。我们也会摸仿电影中的一些故事情节,疯着玩打仗的游戏。
   记得暑假的一次,在我家后面的河里,玩起了“红军强渡乌江”。
   湾子的伢们全在一起,分成了两组,谁演红军?谁演国军?一直争论不下。因为演国军窝囊、无能、做些害人事,不光彩,所以谁也不愿意演,最后只有靠抓阄来定夺。这样,谁也不能反悔了。
   红军团长一声令下:“一营、三营,机枪、大炮掩护,渡江——”
   我们把大脚盆当竹筏、船儿,拼命地划了起来,河面上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国军守在对面岸上,抓起泥块当子弹、炮弹,雨一般地下着,嘴里发出“啪啪啪”“哒哒哒”……
   “轰——轰——”,当官的狼叫似的:“给老子狠狠地打,一个也不能让他们爬上来!要是丢了阵地,老毙了你们!”
   我们红军能打能拼,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竹筏、船儿”,快要冲到河岸了,这时的国军乱成了阵脚……
   红军吹响口哨,当冲锋号,战士们喊着:“冲啊——冲啊——”,一下子杀声震天,国军溃不成军,丢盔卸甲,乖乖地投降了。
   在打扫战场中,发现了装死的,就踢他一脚:“他妈的,看你们还作不作凶?”这伢儿惊叫一声:“哎哟——狗伢,你还来真的?下次你当国军,我也一样地整你!”
   那时候,农村文化生活匮乏,阅读的书籍也没有,看电影是我们小时候唯一的精神粮食。
   农村放电影,放了这个村,在转到那个村,还是那部片子,我们都会追着看,就是看三、五遍也不厌烦。
   去外村看电影,近的,有湾子的大人陪伴,就一同去。如果离村远的,有个六、七里路要去看,我就约着伙伴,去问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去要看的,就跟他(她)们说些甜话,叫他(她)们帮忙带一把,免得在路上迷路、或受外村的那些“熊孩子”的欺负……
   看完电影回家,已是夜深人静了,一路朦朦胧胧,走起路来是深一脚,浅一脚。路途中,我怕摔跤,走路很小心。结果,出乎意料,一脚踢到土坎了,猛地向前一跌,“啪”的一声,惊得路边树上的鸟儿,扑棱棱着翅膀,“哑哑——”,飞入了夜空。后边的伙伴们都“啊——啊——”地尖叫,个个捧着脑壳,骇得跑了起来。
   “伢们,莫怕,莫怕!是只大老鸹。”大哥哥、大姐姐们,安抚着我们说道。
   当时的我,脚趾痛得钻心,毫毛竖起,身上直冒冷汗,像掉了魂似的!腿又发软,走路掉在了最后面。这时,燕姐姐下后来牵着我走,说道:“石伢,平时你的胆,不是很大的吗?你连王铁蛋的锅都捅破了……就夜里的一只大老鸹,把你骇成了这样?莫怕,莫怕!跟姐姐走,走快点!”
   “燕姐姐,我天不怕,地下怕,就是怕老鸹啊!我一听到老鸹的声音,心就颤!”
   “嘿嘿嘿!”小伙伴们一边走,一边捂住肚子笑,学着燕姐姐的话:“石伢,平时你的胆,不是很大的吗?你连王铁蛋的锅都捅破了……就夜里的一只大老鸹,把你骇成了这样?莫怕,莫怕!跟姐姐走,走快点!”
   夜色中,大哥哥、大姐姐们,带着湾子里的一群伢们,一路走,一路说,一路笑,一路唱:“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儿时的乡村电影,虽已成为遥远的记忆和往事,但在我心里,是念念不忘!
  

共 4135 字 1 页 竟彩足球1
转到
【编者按】上了一点年纪的人,童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就是城镇的我们仿佛也是这样过来的,放电影就是我们的节日,一番节日的景象被作者描绘的生动传神,活灵活现,真实而质朴。而《小兵张嘎》就是我们心中的奥斯卡就是精神的偶像,现在感觉我们的童年尽管清贫却是那么丰盈而幸福,特别是占位子一节,让人回忆起我们当时相同的一幕,细腻而生动的描写,让人产生共鸣。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在他们成年后会怎样看待他们的童年,在我们是充满了欣喜与满足。【轻舞编辑:健唔】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健唔        2019-06-29 10:34:31
  童年的电影,童年的一首歌
回复1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6-29 14:34:29
  感谢健唔老师精心编辑,童年的电影,童年的往事,念念不忘,遥祝快乐!
共 1 条 1 页 竟彩足球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