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竟彩足球 >> 渔舟唱晚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人赏江山文】灵魂里的翅膀(渔舟)

精品 【江山人赏江山文】灵魂里的翅膀(渔舟) ————读情韵悠然《鸟的天堂》兼谈散文创作艺术


作者:柳约 举人,345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15发表时间:2019-06-27 21:56:41
摘要:放下书本,回望《鸟的天堂》这篇文章,其实正是一座被山泉洗濯过的空谷,在文字中探索的悠然,缓缓展开灵魂里的翅膀。

【江山人赏江山文】灵魂里的翅膀(渔舟)
   每个文人都希望用笔把故乡留住。尽管说是当日情景难浮现,但藕虽断了丝还连,无论是鲁迅的《朝花夕拾》,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又或者情韵悠然的《鸟的天堂》(以下简称悠然),这纸上漫长的一生,似乎都离不开故乡山山水水的滋润。我欣慰地看到,悠然在《鸟的天堂》里的开篇词:“我的故乡,是鸟的天堂。”——干净而有力量,掷地有声,仿佛隔空传递的一种呼唤,瞬间把散落在大地上的光阴聚拢了起来。
   我永远不会有机会写出这么大气的开头,因为我的故乡离天堂甚远。所以,我羡慕悠然开头定下的调子,自信而飘逸。《鸟的天堂》这篇散文,其真,其纯,这样的文本,不光大人可以阅读,孩子也可以阅读,能够读出内心的温柔,精神的自守。
   汪曾祺在《散文应是精品》里谈过,散文天地中有一现象值得玩味,即散文写得比较多也比较好的是两种人,一是女作家,二是老头子。汪老这话初听起来,可能有些幽默,但仔细一想确实也有道理。女作家的感情、感觉比较细,这是她们写散文的优势。通读悠然发表过的一些文章,大多都是这样,悠然总是能将城市叙事,家族情感,青春印记,一一融入笔下,而且丝毫不显慌乱。
   中国人,对于自然美有一种独特的敏感。
   当往事逐渐消失的时候,人们总是试图运用语言重建那已经暗淡凋零的岁月。五百多年后,当我们隔着天马河遥遥相望时,中心泥墩早已化为参天巨榕,而树上千万只鸟,却带给了悠然一双灵魂里的翅膀。“我这一生注定充满鸟性,灵魂里长着翅膀,向往自由,喜欢蓝天白云,喜欢大树河水。是这个宁静优美的乡村,把我养成一只无愁的鸟,是这里无数的鸟教我独立、单纯。”我相信,不管什么时候,邂逅这样的句子都不晚,它既是神来之笔,也是大榕树的恩赐。悠然在文章里塑造了一种田园牧歌,并不是虚幻的,缥缈的,其中村庄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反而是一种完美的,和谐的共生关系。
   《鸟的天堂》这篇散文,有文化的气息,也有艺术的享受,里面不只是风物之美,人情之美,悠然在文字的节奏、色调之间也有不俗的表现,散文通体荡漾着一种诗的气质。一篇好的散文,在辞能达意并给人以美感的同时,还要有一定的艺术创造性。这些泛着诗意的文字,传递出来的,正是一份游子对与故乡发自内心的热爱,而这种眷恋,又如岁月中陈酿的老酒,久而弥笃。
   这是一个对文字缺乏耐心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以影像的形式来呈现生活。我们进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越来越简单粗暴了,更不要提古人的要求: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悠然在散文创作时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在江山一直是多面手,左手诗歌,右手散文,出乎其外,入乎其内。在篇幅之中,一些短句子的使用也如袖里青蛇,颇有灵性。一个在鸟声中长大的孩子,悠然的灵魂里必定有一双轻盈的翅膀。
   文无定法,但创作出精品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好文章在何种意义上,才算得上是真好?这些年我们经历了散文的变革,有大散文,也有微散文,有在场主义散文,也有跨度新文体散文,但从整个格局来看,毕竟还是弱了,散文不应该有界限的存在。唐宋八大家里的苏轼说得好,写文章这种事情,“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真正的好文章,应当有益于世道人心。《鸟的天堂》这篇散文,其闪光之处,便在于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鸟的天堂》是一篇沾染了温暖气息的作品,恋乡,怀旧,乃是人之常情。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并不存在,但流露出来的美却无所不包。《鸟的天堂》清新脱俗,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大约要归功于悠然出色的文笔。读完悠然的《鸟的天堂》,我更多的想谈谈文章的价值,谈谈散文的信仰。受过鲁郭茅巴老曹现代文学熏陶的读者,也许会一眼看出,这篇文章其实存在一定的互文性。优秀的文本,可以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多年以前,巴金在《鸟的天堂》里为我们点亮了一盏灯火,很多年后,悠然也在《鸟的天堂》里为我们点亮了一盏灯火。所谓传统文学,大概就是这样,讲究的是生生不息。
  
   二
   我一直觉得散文比小说有魅力,而且方式自由。在创作散文的时候,主观的情绪常常会影响我所看到的景色,阴雨,晴天,城市中心,荒郊野岭,任何景色带来的变幻,都会改变文本里一些词语的去向。在对《鸟的天堂》文本的分析过程中,我努力将心沉浸在一条河流上,一棵大榕树里,时而叙述,时而聚焦,时而是叙述者,时而又是聆听者。营造这一切的,正是作者独特的修辞语言。在文本里谈论修辞,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然超出了纯粹视觉的或形式的意义。
   直白的说,修辞功能进一步催化了散文里的诗性因子。悠然的《鸟的天堂》,可以说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文本。
   《鸟的天堂》这篇散文,整体淡雅,叙述从容,语言灵动,悠然对于故乡的描写质朴而准确,文中适时流露出来的理想主义色彩,让人从内心里感到欢悦。
   在今天,阅读成为了一种文化消费。文本向读者无限开放,由作为合作者和消费者的读者驱动或参与创造。消费已经成为文学作品的一个特性,并因此而适应了某种欣赏趣味。
   散文写作的本质是在场,是排斥虚构的存在。因为这种特性,散文才最考验人的语言功夫。散文的门槛,比小说要高得多,想要登堂入室往往要花几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在散文写作过程中,除了塑造基本的意境和情境,还要以各种修辞手法,将思想转变为表象和想象,语言才具有艺术性,观赏性。这是散文的艺术构造过程。现在,我们经常会说到文章的结构,其实将结构这个词发扬光大的正是罗兰·巴特,甚至衍生了一种结构主义。
   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在《书写与差异》中,就曾经提出:“文本的写作,就是对语言的潜能的释放,是语言无限可能性的一种开放状态,是语言的游戏。”所以是“既在结构之中,又在结构之外。”正如悠然在散文里提到的天堂这个概念,作为人的中心,天堂并不存在,只是一种功能,一种非场所。但与此同时,这个中心又是发源地,是存在的理由和内在的根据。
   于是,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散文《鸟的天堂》里,悠然有意将抽象的天堂概念具体化,在字句之间,悠然以卓越的才情,进行了精心的修饰。悠然的句子,大多是短句,写河底,河水,都是一笔带过,“河环绕整个乡镇,连接着七条村。临河而居的村民,食用河水,心融河水,每天听河水叮咛,与鸟儿对话,等朝阳渡命。”“渡命”这个词,真是将依恋表达到了极致。这只是一个角度,还有潜藏在其中的智性,再看一段,“这里的河水不清,是鲜活的黄泥色,可养鱼虾,可育水草。河中有木船渡人,不争,不急,知去知归,日下移动,月下皈依。”此处的“皈依”,也相当熨帖,一方面对照前文渡命之说,一方面在心灵深处,自然产生出了一种对于清新健康环境的向慕之心。当然,鸟的天堂,更多的自然是鸟,悠然的笔下,鸟的出场是精彩的一笔:“白鹭朝出晚归,灰鹭暮出晨归。鹭群有出有归,互相更替,井然有序。”在文本里,悠然把鸟理想化处理了,显得清丽唯美,但笔锋一转,很快写到了人:“村民如白鹭,朝出晚归。清晨,村民与白鹭一起苏醒,在路上互道早安,各自开始劳作。”由人及鸟,视线再转归回来,“看那薄雾中,万千灵鸟嘎嘎呼唤,翩翩起舞,凌空翱翔,野趣盎然。”语言层层递进,最后,是一种总体的情感释放,“在一群异乡旅客的赞叹声中找到家乡的自豪,在一条沉沉浮浮的木船中找到生命的印记,在慢慢流动的河水里找到影子的皱褶,在榕树须里找到一直蔓延的想念。”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才是作者生于此,长于此的故乡,文字具有一种极强的感染力。
   当然,这只是悠然散文创作中的一部分。对照,比喻,拟人,排比……如果严格划分的话,文学性就是语言中的修辞性。西方的修辞学理论起源于柏拉图,但其弟子亚里士多德才真正将修辞演变为一门科学。虽然如今修辞学已经衰弱,罗兰·巴特就宣称过,文本就是一种语言的乌托邦,但我认为,在文本之中使用好修辞,仍旧是散文艺术创造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三
   前苏联作家维·什克洛夫斯基在《散文理论·一九二九年》里说:“我们对自己生活其中的词语的命运不得而知。”
   对于词语,我们其实一无所知。但悠然创作《鸟的天堂》这篇散文,我以为至少完成了三方面的价值,首先是美的价值,其次是情感的价值,最后是文字的价值。
   《鸟的天堂》从开始即透露出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没有河,就没有树,没有树,也就没有鸟的家。散文离不开生活,散文同样离不开审美。文本中的词语,构成了生活的材料。散文失去了审美,就是流水账,失去了阅读的意义。关于艺术中的“什么”(内容)与“怎么”(形式)的划分,只是一种人为约定的抽象,只有它们二者融为一体后,散文才能成为审美的对象。
   如果说,文学从审美角度的理解是承认语言同世界的关系,承认符号所存在的意义的话,那么散文应该是对理论的一种抵制。语言的滥用本身是对词的误用。任何逻辑和语法在修辞面前,都是不成立的。
   散文是写我看到的世界。在建立和抵消之间,留下的东西才是值得关注的。在悠然的文字里,我看到了一种隐在深处的光芒。
   身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复兴时代,是我们的幸运。网络文学的发展一日千里,但繁荣的都是小说之流,从来都是甚少有人主动谈论起诗歌与散文。尽管如此,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距离正在慢慢缩小,正如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距离正在慢慢缩小。
   我们都身在异乡,却都心怀故土。悠然在《鸟的天堂》里曾经抒发感慨,“从第一棵榕树起,棵棵长着长长的根须,必有几条须随风抚过我的脸颊,必有几只小鸟在头顶飞过,惹动我心底柔软的乡情。”这与散文家王开岭老师在文章里提出了一个观念——每个故乡都在消逝不谋而合。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故乡从艺术层面上,正在演化为一种精神原乡。
   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芭芭拉·约翰逊说:“文本的解构并不是由随便的怀疑或者任意的颠覆来进行的,而是经过细致地梳理文本自身之中意指过程互相对立的力量而完成的。”散文的美,在等着有缘人去发现,散文的心,在等着有缘人去探索。或许,一切正如悠然文本所指引,散文的风景,自有天堂佑之。我想,悠然能把一座故乡写到此种地步,当真是风烟俱净。虽然散文并非悠然的追求,如何以自己的方式抵达心中的圣地,不只是她,还有我们,面前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放下书本,回望《鸟的天堂》这篇文章,其实正是一座被山泉洗濯过的空谷,在文字中探索的悠然,缓缓展开灵魂里的翅膀。
   心生欢喜,人鸟吉祥。
  
   附情韵悠然绝品散文《鸟的天堂》链接:http://yuhaoguo.com/article-667792.html

共 4151 字 1 页 竟彩足球1
转到
【编者按】柳约,无疑是江山散文作者里比较有见地的作者之一。这篇赏析实际上是从《鸟的天堂》的亮点入手,把散文的艺术创作方式论述给读者。这篇文字对悠然的散文从结构到审美,从温情到修辞都与写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展开陈述,引文论据都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同时,作者做了深度挖掘,把《鸟的天堂》这篇散文中蛰伏在文字深处的光芒得以一一展露。柳约对散文独到的解析,使得悠然的这篇文字真正地有了一双飞翔的翅膀。而且,对读者和初学者在写作上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鸟的天堂》的作者悠然,她的故乡是巴金笔下的鸟的天堂。可是多少年过去了,作者却用独特的笔触,写下了这篇有着深厚情感的文字。鸟的天堂,是作者儿时天真的记忆;鸟的天堂,也是人间天堂。在柳约的笔下,这篇文字,是一座被山泉洗濯过的空谷。而悠然,正是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展开了灵魂的翅膀,记录下来这令人感叹的文字。【编辑:回味】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701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回味        2019-06-27 22:05:10
  问好,柳约!值得一读的赏析,对很多作者怎么去写好散文有了指导性。
回味
回复1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17:42
  回味姐辛苦了,编按写得很棒。至于指导就算了,估计会把人带到沟里,哈哈,问好
2 楼        文友:回味        2019-06-27 22:07:04
  对任务而言,柳约带头完成了渔舟的任务。可是,文字而言,看到了柳约的文字,就找到了自己写作的距离。
   我也要继续努力哈……
回味
回复2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23:15
  其实不经常写赏析,文章有点自由发挥的意思,散文是个大课题,很多地方没有写出来,有时间再补充吧。
   问好,遥谢。
3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6-27 23:17:41
  感谢柳约对《鸟的天堂》写下如此深入的赏析。从这篇赏析中,也看到了柳约对文字的理解力和分析力都很强。诚言,这样的解读深入我心,无论对意境,还是对语言的分析都很贴切。文中对于散文艺术的诠释深入浅出,见解独到,读后受益匪浅。一个作者遇见一个这么好的读者是幸运的。我知道,今后写作的路还很长,我需要不断探索,不断进步,以成全自己对文字的喜爱之情。
回复3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30:33
  非常感谢悠然姐的认可,没有你出色的文本,我也写不出这么多的感悟,悠然姐写作上的才华毋庸置疑,与悠然在渔舟相逢是一件幸事,问好。
4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6-28 08:25:17
  回味姐的编按和柳约的赏析同样精彩,辛苦您们了,向您们致敬!
回复4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34:38
  嗯,我同意,回味姐最辛苦,大半夜爬起来改编按,向她致敬~
5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06-28 09:18:23
  赏析,不仅是它给你,更是你给它。柳约诠释了这个概念。
   拜读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5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36:40
  谢谢高原老兄的支持,散文里的门道很多,我也是在探索,遥祝安好。
6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06-28 09:33:03
  《鸟的天堂》写得好,柳约老师的赏析写得更好,欣赏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09:38:38
  抒发一点拙见,感谢江南老师的支持,祝好。
7 楼        文友:南霜尔雅        2019-06-28 17:06:12
  你的赏析太高大上了,概念,在场,文本,结构,词义整一堆,我就弱弱问一句,散文里抒情重要,还是叙事重要?既然散文不能虚构,但修辞势必要凭借想象,所以散文是不是更靠近诗歌一些?
回复7 楼        文友:柳约        2019-06-28 18:53:53
  文无定法,只要语言能过关,抒情也好,叙事也好,就只是一种形式与内容,散文当然不能虚构,但是修辞却可以夸张嘛,事是真事,但是其中经过怎么样,我不敢保证,哈哈,散文就是这样。
8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30 17:09:35
  柳约这篇赏析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在对原作的解析上呈现了自身丰富的文学素养。在忠于原作的基础上,深度挖掘原作的内涵,最难能可贵的是,没有陷入【江山人赏江山文】的模式和框架中,并且有很适度的延展,很欣赏。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8 楼        文友:柳约        2019-06-30 19:43:23
  在雪姐面前谈论散文,多少有些班门弄斧,但作为书写者,我们对文字,对散文的态度是一致的,雪姐的肯定对我是种莫大的鼓励,非常感谢。
9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6-30 17:47:07
  补充一句:
   这篇赏析的结尾“心生欢喜,人鸟吉祥。”与悠然《鸟的天堂》的开篇一样,简洁不失丰沛,且落地有声。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9 楼        文友:柳约        2019-06-30 19:46:00
  悠然《鸟的天堂》里的开头和结尾我都很喜欢,于是在写的时候就用到了,总感觉有一种情怀在里面,哈哈。
10 楼        文友:山泉        2019-07-01 10:05:35
  好几天没上电脑,今天才看到柳约文章,先去拜读悠然绝品《鸟的天堂》,那是一种虽然错过却终于邂逅的欣喜。文慰身心,我们这一代人少小离家,漂泊流浪,思乡成为一种老来的通病,或者说是每一个游子的情怀,只有在怀念那些远去的景物和情感里,我们的心才如此纯净。与巴金之类的大文豪相比,我们不可同日而语,可小人物的喜怒,是因为能在小情怀、大世界的文字里宣泄,我们着笔的眼光自然接近了平民百姓,直接抵达人心深处。
   自从相识柳约,我知道他才情并茂,生在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都,受远古与现代的气息的熏陶,后精益求精孜孜不倦之追求,从其文章文字深处,就有了江南才子的风韵。他的文,最难能可贵的是侠骨柔情,刚柔相济,平常的景物在其笔下都能灵动起来,在赏心悦目激荡情怀的之时,带给的深深的感悟和思考。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10 楼        文友:柳约        2019-07-01 13:15:54
  山泉老哥这番话,真是让我感动,文章写与知心人,正如古人以文交友,虽远隔重洋却心心相印,所谓见字如晤,天下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此。我们同样都喜欢写散文,在江山相遇,这就是缘分。
共 14 条 2 页 竟彩足球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